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高校資訊>

高校如何用好下放的職稱評審權?

時間:2021年02月02日 作者:艾萍嬌 來源: 光明日報

 

日前,教育部網站發布《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教育部關于深化高等學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落實高校職稱評審自主權,圍繞健全制度體系、完善評價標準、創新評價機制,形成以人才培養為核心,以品德、能力和業績為導向,評價科學、規范有序、競爭擇優的高校教師職稱制度。

其實,早在2017年,教育部、人社部印發的《高校教師職稱評審監管暫行辦法》就明確提出,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至高校,尚不具備獨立評審能力的可以采取聯合評審、委托評審的方式,主體責任由高校承擔。這次發布的“意見”是對上述辦法的具體落實。將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給高校,是落實和擴大學校辦學自主權的重要舉措,而高校要用好這一評審權,需要推進學校內部治理改革,切實發揮教授委員會、學術委員會在完善評價標準,創新評價機制方面的作用。

如果這次職稱評審權能徹底下放,我國高校職稱評審將全面實現高校自主評審,解決職稱評審的雙軌制問題。20世紀80年代,我國部分公辦重點高校就開始獲得教師職稱評審權。在過去30多年時間中,高校自主評審和行政(部門)評審同時進行。沒獲得職稱評審權的高校,教師的職稱由教育行政部門統一組織。2018年,在《高校教師職稱評審監管暫行辦法》發布后,我國把副教授職稱評審權全部下放給高校,如此一來,加上之前已有部分高校獲得職稱評審權,就只有部分高校的教授職稱評審還實行行政評審了。

所有高校都進行職稱自主評審,有利于高校根據自身的辦學定位,制訂本校的評價標準。同時,這也能消除行政評審帶來的職稱“身份化”問題。一名教師在一校被評為教授,到另一校也是教授,這影響教師的正常流動,在自主評審背景下,在某校被評為教授,到另一校還需要重新參加評(聘),如果達不到另一校的評(聘)標準,則不再是教授。

不過,把職稱評審權下放給高校,需要防止名為高校“自主評審”,但依舊是行政評審的問題。這是因為,如果高校存在行政權、教育權、學術權不分的問題,由行政部門主導職稱評審,制訂評審標準,這樣的評審就仍舊帶有很強的行政色彩。我國之前已經獲得職稱評審權的高校,在評審職稱時,重論文、專利、項目、經費,導致高校人才評價存在“唯論文”“唯專利”“唯項目”“唯經費”等問題,就是因為職稱評審由行政部門主導,把行政部門追求的辦學政績,分解為職稱評審以及教師考核的指標。而且,行政評價更在乎結果評價與數量評價,如對論文的評價,重視論文發表的數量和期刊檔次,并不重視論文本身的創新價值。這也是催生論文代寫、論文買賣交易的原因之一。

多來年,針對高校職稱評審存在的SCI(核心期刊)崇拜等問題,我國有關部門一直要求高校調整評價標準。這次發布的“意見”,也提出克服唯論文、唯帽子、唯學歷、唯獎項、唯項目等傾向,然而在具體落實時,教師們普遍擔心,離開了論文、專利、項目、經費這些指標,職稱評審會不會更講人情關系,變異為關系評價?對此,輿論呼吁在把職稱評審權下放給高校后,要進一步加強監管。在筆者看來,加強監管不是具體監管學校制定的評價標準,而應監管學校是否建立規范的評審程序以及健全的評審機制。不能因部分高校出現濫用評審權的問題,又把評審權收回,而要分析高校沒有用好自主權的原因,堅定推進高校的內部治理改革。

高校要用好評審自主權,制訂引導教師全身心投入教育教學、做高水平學術研究的評價標準,防止職稱評審受行政和利益因素干擾,需要建立新的評價機制,即實行專業同行評價。就此,高校要推進治理改革,讓教授委員會和學術委員會真正發揮作用。結合現實來看,當前我國高校成立的教授委員會和學術委員會,從委員的產生到委員會的運行,都需進一步增強獨立性和專業性。

(作者:艾萍嬌,系教育研究者)

來源:

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1-02/01/nw.D110000gmrb_20210201_3-02.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性av无码天堂_免费播放日本av一区_亚洲avavav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