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培訓機構鐘情清華北大畢業生,“名校生”等于“名師”嗎?

時間:2021年02月08日 作者:唐芊爾 陳鵬 來源: 《光明日報》

 

剛進入寒假,教育培訓機構的廣告早已鋪天蓋地。

在這些廣告上,“小初高寒假全科名師隆重推出”“超300人畢業于清華北大”“清華北大名師資源超過20%”等宣傳標語被突出處理,清北畢業生已成金字招牌。

培訓機構為何如此鐘情清北畢業生?到底有多少清北畢業生進入了培訓機構?他們進入培訓機構是“大材小用”嗎?學霸真能教出學霸?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培訓機構“下血本”

清北畢業生薪資自成一檔

在剛結束的秋招中,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陳默已經拿到了幾個心儀的offer——無一例外,全部來自培訓機構。他也發現,近幾年去培訓機構工作的校友越來越多。

“北大就業”官方微信號發布的2020屆畢業生去向報告顯示,中國語言文學系列舉的三個本科畢業生教育業典型就業單位,全都是培訓機構。清華大學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顯示,從2019年到2020年,包括培訓機構在內的教育業就業人數,從316人上漲到436人,占比從11.8%上漲至15.5%。

相比公務員、央企、國企,在人們的傳統眼光中,不太起眼的培訓機構,正蓄勢待發。

有媒體報道,各大互聯網、教育培訓巨頭以及培訓機構新秀在布局應屆生招聘時,都將清北畢業生作為重點關注對象。20203月,字節跳動發布招聘信息表示,為了大力推動教育業務,教育業務將招聘超過一萬人,其旗下的清北網校在招聘教師崗中明確規定要求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好未來旗下學而思網校的“千里馬計劃”從2020年也開始優選清華、北大等優秀畢業生;新東方、作業幫、掌門一對一等在線教育機構招聘也優選雙一流院校及海外名校的畢業生。

選擇在培訓機構就職,對袁真而言“不是一時腦熱”,她去年從北大順利畢業,獲得碩士學位。原本傾向于教育和體制內的求職方向,“考慮到薪資待遇和工作氛圍,做完排除法,就把目標聚焦在了教育培訓行業。”

“當時,抱著試試的心態投了簡歷,很快就拿到了offer。”袁真補充道,“其實我也面試過其他培訓機構,但這家的薪資開得是最高的,就順理成章地決定了。”

教育培訓行業薪酬普遍較高,但對于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培訓機構又能開出怎樣的報酬呢?

“機構給清北學生開出的保底年薪基本上是30萬至40萬元,這已經是應屆文科生能拿到的最高工資水平了。”袁真介紹,她的一個朋友,也是北京一所985高校的畢業生,到手的工資僅僅是自己的一半。

袁真直言,“在薪資上,培訓機構將清北畢業生自成一檔。換句話說,高薪就是給我們開的。”

北大本科畢業后就加入培訓機構的陳雨陽也告訴記者,在這個行業里,清北畢業生的起薪普遍為30萬至40萬元。如果跳槽去別的機構,薪資翻倍,也是常見的事。

工作四年多,陳雨陽已經成為所在機構某部門負責人,而他的年薪也早已超過了七位數。

“一些新成立的培訓機構,尤其是在線教育公司,在允諾高薪之外,有的甚至還承諾股權作為激勵,可以說是為了爭搶清北名師不惜下血本。”在某家老牌培訓機構工作的清華大學碩士畢業生許然表示。

當然,高薪酬并非吸引所有清北學生投身培訓行業的唯一驅動力。

許然告訴記者,自己選擇教育培訓行業,薪資并不是主要的考慮因素。在培訓行業,一個剛剛入行的新教師,只要能力足夠出色,在授課的表現和學生家長的反饋上,可能超過入行十年的名師。這種“高成就、高回報”的工作,讓他找到了“實現個人價值的舞臺”。

 

廣告“摻水”

“知名機構清北教師低于10%

孩子從五年級開始,北京家長馬靜伊就把他送進了培訓機構。

選課的時候,馬靜伊會仔細審核老師的簡歷,從畢業院校、任教時間、獲獎情況去判斷老師的優劣,“現在名校畢業的老師越來越多”。清北畢業生對她來說是“有吸引力的”。

在這家培訓機構的官網上,“小初高寒假全科名師隆重推出”“48位清華北大畢業名師”字樣,被放置在顯眼位置。在師資介紹一欄,甚至還有一位哈佛大學教育學碩士,她的特點是“培養學生多角度的思考能力”。

馬靜伊的感受是“找到個名師,解決了孩子學習效果的大半問題”。一年下來,她花了近一萬元,請名師給孩子進行一對一的輔導。

面對市面上紛繁復雜的機構、課程,到底選哪家、怎么選?馬靜伊的選擇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家長的心態——有了清北名師,就多了一重保障。

對培訓機構而言,抓住一切機會打出“清北名師”的招牌,也成為各家機構在激烈競爭中吸引消費者的普遍策略。

許然的觀察是,無論培訓機構本身的定位是突出名師,還是突出課程體系,只要有受聘教師擁有清北背景,公司一定會以此作宣傳,其次,才會關注他們的教學年限、所得獎勵等。

但是,鋪天蓋地的廣告背后,學生都能享受到貨真價實的“清北名師”的課程服務嗎?

陳雨陽表示:“即使是我在的主打名師的培訓機構,清北畢業生的比例都不超過教師總人數的10%。這個比例,在其他機構,可能會更低。”

按照陳雨陽的提示,記者在某家培訓機構“北大名師班”的介紹里看到,課程共有十余名名師輪流授課。但仔細查看老師的介紹后,只有不到一半的老師畢業于北大。

一些機構打著“清北名師班”的名義,實際師資情況卻“摻了水”。陳雨陽說,“到底是不是真有清華北大老師上課,存在很多貓膩。”

一種情況是,廣告上的清北名師,雖然也畢業于清華、北大,但拿的學歷證并非大家通常以為的全日制本科或研究生學歷。“清華北大有很多成人自考、研修項目,但廣告上并不會標注得那么清楚,一些機構老師就魚目混珠地自稱清北畢業。如果家長不深究,就很難被發現。”陳雨陽透露。

另一種情況是,廣告上的清北名師確有其人,學歷也貨真價實,但他們只負責出現在招生的廣告上。當家長點進鏈接、申請試聽時,客服便會找借口推薦其他老師給家長。

陳雨陽說:“有的清北畢業生講課表現力不強,在招生試講時不占優勢。這種老師,公司會宣傳招牌,后期再換一個有經驗的老師來試講。”

“一些機構有關清北名師的廣告內容,的確存在虛假宣傳和誤導消費的成分,涉嫌違反了廣告法和反不當競爭法中的相關規定,一定程度侵害了學生家長的正當權益。”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董圣足指出,“但是,由于缺乏綜合執法手段,光靠教育行政部門的力量,很難解決這個問題。”

 

“學得好”不一定“教得好”

正面影響或更有價值

對貨真價實的清北畢業生們而言,進入培訓機構就意味著一定能教出學霸,就一定比其他老師教得好嗎?答案也沒那么簡單。

“清北畢業生作為老師,在面向特定學生群體授課時的確有著獨特的優勢。”許然以他熟悉的理科培訓舉例,“針對參加理科競賽的同學,確實只有清北等有過競賽經歷的名校畢業生才能教。”

報名參加這些培訓班的同學,本身的資質靠前,他們中的有些同學,也不再需要老師講課來幫助他維持成績。對他們而言,參加培訓班的目的,是從老師那里獲取沖刺競賽和清北的經驗。許然說,“而這些經驗正是清北畢業生獨有的。”

面對這部分資質和成績頂尖的學生,清北畢業生教出學霸,可能只是時間早晚和數量多少的問題。但是,當清北畢業生進入了校內學科培訓的賽道,清北的光環卻可能會失效。

在效果評價上,來自家長的判斷,更為直接。

從三年級就開始給孩子報培訓班,幾年下來,北京家長張楊試聽過的各類培訓課已有幾十種。本身從事教師工作的她認為,“清北名師會成為吸引我的因素,但不會是主要因素。因為并不是上了清華北大,你的教學方法就一定是得當的,有時候自己學明白了,但不一定能表達清楚。”

張楊表示,在試聽課程中,她會重點考察老師的教學方式、看孩子是否感興趣。“我會更看重課程體系的設計,包括跟課內知識的銜接,跟機構其他課程體系銜接的問題。另外,課程效果好不好,和老師的課堂秩序管理水平也密切相關。”

“從經驗角度出發,清北畢業生掌握知識較多,學習能力普遍較強,加入培訓機構,具有一定優勢。”對于從“學得好”到“教得好”,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宗曉華也存在疑問,“掌握知識和傳授知識是兩件事。作為教師,不只在于你有多少學問,更重要的是你能教會學生多少學問。如何習得這個關鍵的轉化能力,還是屬于教育學科的范疇。”

從“學得好”到“教得好”,入職不到一年的袁真,曾遭遇過滑鐵盧。學生和家長不僅對于教師的學歷和能力有要求,還希望獲得有趣生動的上課效果,在課堂上,她必須一口氣講完很多知識點,還得講得活潑有趣。

“學生和家長對課程的期待也在隨時變化,每節課后我都要根據反饋調整上課風格和節奏。”袁真說,“磨合一直都在進行中。”

即便是擁有豐富課堂經驗的清北畢業生,就真能教出學霸?

宗曉華說,學習是非常個人的行為,每個人的思維方式各不一樣。以數學為例,從學習風格上,有的學生是視覺圖像型,有的學生屬于邏輯推理型,即便是在同樣解出題目的前提下,不同學生思考問題的方式也不會完全相同。“培訓機構看中學生在分數上的提高,而較少關注學生思維差異。”

大部分參加培訓班的普通學生的資質處于中等水平。即便是清北畢業生也難以保證,遵照他們此前學習的方法,就能進行有效學習,“從概率上說,成功的經驗往往難以復制。”宗曉華補充。

董圣足指出,“無論是清北畢業生,還是機構的其他教師,經過機構的專業化訓練,其在應試教育方面或許都有可能做到極致?陀^地說,一些機構借助科技手段,通過課程游戲化和學情監測等形式,的確調動了不同學員的學習積極性,加上課后施以的精準習題作業,其在提分方面的針對性相對是比較強的。這迎合了相當一部分家長的需要。”

相比細數自己“教出了幾個學霸”“教出了多少個高分”,讓陳雨陽有成就感的是,學生的學習動力增強了,主動去看他推薦的課外書,也有學生家長會說,“北大畢業的老師,真的不一樣”。在陳雨陽看來,“不管站在哪個講臺上,真正的好老師,都應該對孩子的價值觀產生正面影響。”

(本報記者 唐芊爾 陳鵬)(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光明日報》(2021020509版)

來源:

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1-02/05/nw.D110000gmrb_20210205_2-09.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性av无码天堂_免费播放日本av一区_亚洲avavav天堂